栏目导航
程飞一定会一个人来到“飘霏山谷”
浏览:114 发布日期:2020-06-04
杀手凯尔在两次猎杀程飞失败之后,他不想再守株待兔,决定直接找程飞。他来到洁思佛罗里的家乡,掳走了洁思的父母亲,将他们带到“飘霏山谷”,想逼程飞一个人来这里。说来,凯尔这样做实在太心急,更犯了杀手的大忌。一个好的杀手,绝不能心急,一次不成,再来一次,一直到成功为止。而最好的杀人方式,当然是暗中行事。只要对手没发现有人想暗杀他,迟早总会死在杀手的手里。不过,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。因为他的“主人”已经下达停止暗杀程飞的指令,如果他不速战速决的话,或许,他的“主人”下一个命令,会让他失去杀死程飞的机会也不一定。身为一个骄傲无比的杀手,凯尔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清发生。就是在这样的时间压力和未知的情境条件下,逼得他做出如此的决定。既然要直接面对面和程飞对决,就一定要有万全的准备。资料显示,程飞可能因为人体潜能开发而拥有过人的体能。于是凯尔向集团中的其他杀手借用了各种杀人工具,在“飘霏山谷”中,布下一个个的杀人陷讲,准备猎杀程飞的性命。做完这些准备后,凯尔将这个讯息传到程飞的电子邮件信箱中。他相信,不久之后,程飞一定会一个人来到“飘霏山谷”。“飘霏山谷”终年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。远远看去,雾茫茫的一片,让这个山谷充满了令人不解的神秘。包围着飘霏山谷的雾,严格说来,反而更像是雨珠,因为,这些雾比我们一般的认知来得大。锡的现象,学理上的说法本来就是水气,这也就是当地的人把这种较大的水珠,称之为雨雾的原因所在。蚂蚁般大小的雨雾,在这个山谷中蚁行蠢动,谁也不知它会飘落到那里?“飘霏山谷”的名称,就这样不胜而走。飘霏山谷的名字好听,但是山谷的地形却非常险恶。威信,这里已经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地方,就连方圆数十里处也少有人烟。这里只有一个人口,而“望天崖”是整个山谷的制高点,在这个地方可以清楚地看到所有进出这个山谷的人。凯尔就守在“望天崖”这个地方,冷静地看着进出飘靠山谷唯一的人口。洁思的父母亲被绑在望天崖不远处的平台上。如果凯尔看到程飞不是一个人赴约的话,洁思的父母亲马上会变成两具尸体。雨雾蚁行不已的飘零山谷,水珠重雾弄得人心好烦。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整个山谷,山谷中到处都是致命的杀人陷阱,就好像这些蚁行的雨雾,要将进入山谷中的人啃噬一般。程飞来到在距离飘霏山谷五里的地方,他向着山谷望去,最醒眼的,就是那个望天崖,和笼罩整个山谷茫茫莫测的“飘霏”。他知道山谷里充满了各种致命的危机,看着望天崖,他也知道,那里一定是危机的所在。观察了整个飘霏山谷的地形之后,纵身向着这个危机四伏的山谷前进。衣衫飘动的猎猎声,夹杂着卷风的撕裂,快速移动的程飞,低起伏的地形中,不断地起落,瞬间,他已经来到山谷唯一的人口处。“滴……滴……”隐藏在山谷人口外不远的一个红外线感应监视器,感觉到一个快速移动的人形,使得凯尔身边一具多功能的微像感应传真器发出声响。他仔细一看,速度表上显示,一个时速一百公里左右的物体来到山谷的人口处附近。眉头一皱,惊讶地说着:“怎么那么快!会是程飞吗?”说这话的同时,他也毫不犹豫地按了一个按键。“沙!沙!沙!”山谷人口处的草地上,响起一阵细微的声音,随着这个声音,一条条看不见的细钢丝从草地上升起,交错在这个入口处。就这样,无数的钢丝,形成一张又一张的钢丝网。而靠着一条又一条的细钢丝,连结着这些钢丝网,任何人只要碰触到其中一条钢丝,这一张又一张的钢丝网,就会接二连三地袭去,将碰触的人紧紧地网住。程飞已经来到人口,尽管雨雾让人茫然,无法看到这一张张升起的细钢丝网,但眼前的雨雾让他觉得不太对劲。他虽然没有看到这些相接连的钢丝网,但是雨雾的形状让他起了疑心。笼罩着整个山谷的雨雾,或许有的地方雨雾较浓,有的地方雨雾较淡,但不管怎么样,它的浓淡应该整个地区都一样才对。不是像现在这个人口处的雨雾,让人看起来有着一片片密度不同的感觉。程飞一察觉不对劲,立刻身体后仰,蹬脚减速,就像是紧急回转的高速赛车,转入山谷人口的隐密处。望天崖上的凯尔,发现这快速移动的物体居然减速停在入口处之前。他知道,这一定是程飞依约而来。见程飞能察觉陷阱,躲过这第一个致命的危机,脸上并没有不高兴的表情,只是口中喃喃自语着:“躲得了第一个陷阱,看你能不能逃过第二个。”程飞仔细地观察这些浓淡不同的雨雾形状,发现雨雾中藏有一张张的钢丝网。不禁也佩服设计这个陷阱的人,心中暗想着:“如果被缠上这些钢丝网的话,哪里还有逃得掉的可能呢?”尽管他可以慢慢闪过这些钢丝网走人山谷中,但是他没有这样做。能够这样巧手设计这个机关的人,绝对不会只是这么简单。更何况,他如果为了躲避这些钢丝网而慢速前进的话,势必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攻击之中。如果不想躲避陷阱,最简单直接的方法,就是毁灭这个陷阱。程飞手一扬,抛出一个球状的爆裂物。“轰隆!轰隆隆!”一个爆炸声后,又引发接二连三的爆炸——不停歇的爆炸声,回荡在这个飘靠山谷中。不仅程飞丢出的爆裂物炸开,还连带着引发一连串的爆炸。原来,穿越钢丝网缝隙的地下,早已布满了一个个的地雷。程飞诧然,但确定爆炸完全结束之后,再度向入口处前进。凯尔在爆炸声结束之后,他打开了微像感应传真器的一个按钮。他居然笑了。他知道那些地雷没有炸死程飞,但,他也不想程飞真的就这样被地雷炸死。若真如此的话,他之前两次失手没有杀死程飞,岂不是暴露了自己的无能。现在,他真的很想知道,程飞能不能躲过他启动的这个机关陷阱。这个山谷的入口,呈现着狭长的形状。总计整个人口,长度大约有三十公尺,而宽度更只有五公尺,仅能容纳两人并行,人口两侧的高度并不高,大约只有近百公尺的高度。程飞在这狭长的人口前进时,依然戒慎恐惧, 澳门真人网投官方网尤其在即将通过人口处的时候, 线上最大真人赌城更是小心翼翼。以他行动的速度, 真人视频赌博游戏网站这三十公尺的距离, 真人斗地主免费下载根本用不了三秒钟。但是,再快的速度,还是逃不过红外线侦测感应。就在他进入人口处后的那一刹那,经由红外线感应装置,启动了另一个机关——两侧山壁瞬间倾落无数大大小小的落石。在这样的情形下,一般人只有两种选择。第一个选择是退出这个山谷。不过,这样的话,一切将回到原点。第二个选择是直接冲过这些落石,但这必须冒着被落石击毙的风险,还有出口处各种可能潜在的危险埋伏。不过,程飞经过人体潜能激发后,有着超强的体能,所以他有第三种选择。在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内,他做出了一件让凯尔绝对想不到的事。无数的巨石滚滚而下,而程飞却用力向上窜起,迎向这些巨石。这些滚落的巨石,分明就是将侵入者逼回入口处,或者使人冒险躁进,穿过这些落石,走进山谷。如果侵人的人因这些落石,而顺着陷阱设计者的心意的话,可想而知,这两个地方一定都有致命的陷阱埋伏。程飞在最快的时间内想到这一点,所以他既不前进,也不后退,反而迎向落下的巨石,向着两侧山壁高处而去。他的脚蹬踩着这些从高处落下的巨石,不断地借力使力,向两侧山谷攀升。但是,这样会消耗他大量的体力,而且,这不断落下的石块,也时时威胁着他,只要被其中一块落石击中,都有可能被打落到地面上。这一切的动作,只在瞬间。穿梭在落石之间,程飞计算着,自己已经连续十七个起落,距离高处只剩十多公尺的距离,用不了三次起落,应该就可以攀上这个高处。谁知,就在他离高处只剩五公尺的时候,山谷狭长入口处的两端,再度爆出巨响,爆炸的威力,让两侧山壁再度倾倒下来。原本已经抓住高处山壁的程飞,随着山壁的再度倾倒,他的手落空了。这已经是程飞上窜最后的力气,脚下也没有巨石可以借力,手一落空,他的身体只有向下滑落。程飞暗自叫苦,如果他掉落下去的话,势必要被活埋在这个飘霏山谷,就算不被这些巨石砸死,等待别人救援活命的机会,恐怕也不到千万分之一。程飞在力气尽失的那一刹那,并没有放弃任何求生的可能,眼睛四下搜寻着,是否有险中求活的机会。就在他找不到任何可借力使力的东西那一刹那,先前掉落在地面的那些巨石,也因为爆炸的力量而被高高抛起,而且,其中一块,ag真人线上视讯游戏平台竟然飞到他的身边。程飞心中大喜,心中暗自高声喊着:“感谢老天。”双脚点上飞起的这块巨石,他终于安然地来到山壁两侧的高处。凯尔透过望远镜,看到程飞没抓到山壁而往下掉落的那一刹那。但是爆炸引起的烟硝弥漫,使得他没有看到程飞安全地落在山谷人口山壁两侧的高处。不过程飞刚刚往上窜起,在落石间高低起落的景象,深深印在他的心中,尤其程飞竟然做出他意想不到的抉择,更是让他为程飞的机智感到佩服。无论程飞前进或是后退,他都难逃一死,往上面是唯一的活路。但是,谁又能往这百公尺的高处飞行呢?如果凯尔在这里多设一个机关,程飞显然必死无疑。但是,谁又想得到人类能做出这样的惊人动作呢?无论如何,程飞应该是死定了。但是,想到这里,凯尔心中却也有一丝丝遗憾。因为,他还有一个陷阱没有用上,而这个陷阱是他最满意的一个机关,如果程飞就这样死了,这个陷阱岂不是就没有使用的机会了吗?这对凯尔来说,真是一个很大的遗撼。“滴!滴!滴!”突然,凯尔身边的微像感应传真器再度传来讯息。脸上不知是忧是喜的表情,凯尔望着山下说着:“好一个程飞,这样还不死——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好对手。”说着说着,他再度按下一个开关,之后,他笑着说道:“人性大考验,即将上演。”上山的路上,出现了一个一公尺见方的电路板,上面有计时器显示着倒数计时的时间,还有一些文字。程飞看到这个计时器时,上面显示的时间是:倒数九分三十秒。再等他看清楚那些文字,心中不禁大吃一惊,加速往上山的路上前进。原来,上面的文字写着:“十分钟后,将处决洁思的父母亲。”上山的这条路,还有一大段的距离,程飞急如星火地往上直攀。但是,为了怕路上还有其他陷阱机关,他不敢顶着山路直行,每当有觉得可疑的地方,都不得不绕道而过。这样,消耗掉他更多的体力。山上的雨雾,不断包围着他的身体,迅速攀上山谷所耗费的体力,也让他冒出一颗又一颗的汗水,而时间的压力和心中的焦急,更是让他冷汗直流。现在他全身湿透,只是分不清到底是汗、是雨雾、还是焦虑——“吁、吁——”就算他有过人的体能,也无法负担这样的体力消耗。为了对付飘靠山谷入口的那些陷讲机关,已经耗去他大量的体力。如今,这一段山路赶下来,让他不停地喘着气。“砰!”就在程飞已经接近山顶的时候,突然响起一发枪声。他听到这一声枪声,心中不禁猛喊:“不好。”同时,也发现了洁思的父母亲。看到洁思的父母亲被绑在一起,也看到另一个计时器上显示着,处决洁思父母亲的倒数计时只剩下五十九秒。虽然看到活思的父母亲,但他却不得不停下脚步。毫无疑问地,这时候他如果跑过去,分明就是找死。因为他无法知道,这里有多少枪手埋伏,而他们又都是躲在哪里。“砰——砰——砰……”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!每隔一秒——必然响起一声枪响。但是,这些子弹的落点,只是慢慢地向洁思父母亲逼近。可以想象的是,当倒数计时结束时,也是子弹落在洁思父母亲身上的时候。程飞观察着整个山谷,想从枪声的来源处寻找敌人。但枪声来源似乎四面八方都有,根本无法知道敌人到底藏在哪里。当计时器显示出只剩三十秒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拔起身形……望天崖上的凯尔好得意!握着他心爱的枪,对着绑着洁思父母亲的平台瞄准,心中想着:“看看你程飞敢不敢出来,只要你一出来,必然会死在我的枪下。如果你不出来,你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爱人的父母亲死去。”原来,凯尔所谓的“人性大考验”,即在于此。山谷四周,早就布满了无人控制的枪枝,形成一个固定的火网,而这些枪枝都由凯尔在这望天崖上的微像感应传真器遥控。程飞如果闯入平台四周,在红外线的感应下,必然引来一阵乱枪扫射,就算他能躲过这些乱枪扫射,也一定逃不过凯尔致命的一枪。时间就只剩下五秒钟,而程飞依然没有出现在凯尔的瞄准器中。凯尔纳闷地想着:“不可能,难道程飞会见死不救吗?”“锵——锵——”凯尔这个念头才刚升起,他身边的微像感应传真器已经传来被破坏的声音。回头一看,发现程飞已经站在他的身边。当他掉转枪头想反抗时,才三两下,他的双手已经被反擒。倒数计时到了终点,但因为微像感应传真器已遭破坏,所以致命的枪声并没有响起,洁思的父母亲逃过一死。凯尔不甘心地说着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你怎么知道这里只有我一个人——你没有到平台救洁思的父母亲,不怕会有其他人杀死他们吗?”程飞喘着气,疲惫地说着:“因为你设计的机关有了漏洞,让我知道这里只有一个人,而这个漏洞,也让我知道你在这个地方。”凯尔不敢置信地说道:“这怎么可能?你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?”“枪声的出现的频率太固定,计时器显示,每隔一秒就有人开枪。”程飞解释着原因。说到这里,停了一下,看着凯尔说:“除了利用机械控制之外,光靠人为的力量,不可能把时间掌握得这样丝毫不差。”凯尔摇摇头,对于程飞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做出这样的结论,他真的无法想象,更感到无奈。但他随即又问:“就算你知道子弹是靠机械的力量控制,那你又怎么知道我在这个望天崖上呢?”程飞说道:“不知是你大意,还是对自己太有信心,这个完美的陷阱居然会出现这样明显的缺陷——监视这个飘霏山谷,最好的视野所在,就是这个望天崖——然而所有枪声来源处,独独少了这个望天崖——既然我都认为这里只有一个人,我当然会认定一个人一定是藏匿在这个望天崖之中。”“哈哈哈……”凯尔一咬牙后,肆无忌惮地笑着。程飞看着凯尔咬牙的动作,听到他这样的笑声,生怕他还会使出什么样的诡计,于是又在他身上加了几分力,让他动弹不得。“拗!好痛——”凯尔吃痛,叫了一声。但他随即忍住痛,又说:“不需要那么用力,反正我是死定了的人。”这句话说到后头,竟然越来越乏力。程飞依然没有放松戒慎之心,瞬间,将他绑了个四平八马。“你做这些都是多余的——我笑,是因为我能败在你的手里,我觉得很高兴。”说到这里,凯尔口中吐了一口鲜血,但他接着又说:“杀手,最终要死在自己的任务中,而且最好的死法,就是在用尽所有的杀人技巧后,却依然失败而死在对手的手里——死在你手里,找真的很高兴。”程飞着凯尔这个样子,忍不住说:“你别说了,你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吐了这么多血?”“哈哈哈——”凯尔狂笑,但声音如此无力,他挣扎着又说:“我自己吞了毒药,我是活不成了,看在你居然还关心我的份上,我要跟你说几件事。”程飞原想阻止凯尔再说话,但凯尔对他摇头挤眼,分明叫他不要多事,而且也马上开口,让他没有机会说话。“第一件事,我要劝你不可以有像我这样的妇人之仁,因为你面对的,是一个拥有数万名手下的超级组织。第二件事,我对这个组织了解并不多,只知道我们的主人将会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——”说到这里,凯尔已经奄奄一息地闭上眼睛。程飞打击着凯尔的心脏,又猛掐他的人中处,追问着说:“你们的主人是谁?你们的组织究竟在什么地方?”凯尔在程飞的动作下幽幽醒来,但也只剩一口气了,他说:“主人就是主人,组织是在大海的神秘中——”说完这句话,他失去所有的生命气息。程飞还是没有放弃急救凯尔的动作,但是,任他做再多的努力,也无法让凯尔多说一句话。放弃了对凯尔的急救之后,他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累,当下就坐在地上,还不停地喘气。旋即,又想起还没把洁思的父母亲放下来,强撑着身体走向绑着洁思父母的平台。到了平台,发现洁思的父母亲早就吓昏了过去,摸了摸两个人的脉搏和试过鼻息之后,知道他们都还活着,这才真正放下心来。程飞解开绑住他们的绳索,而他们依然没有醒来。实在已经没有力气再背他们下山了,于是拿起电话——除了告诉洁思这个好消息外,也请胡克博士立刻派人来支援。到了这个时候,他才真正坐下来歇着,但是,凯尔的话依然让他头疼不已。因为,他实在搞不懂凯尔最后说的那些话。“他说组织就在大海的神秘中,这又是代表着什么?”飘霏山谷中扰人的雨雾依然没有止歇,包围着整个山谷,也包围着程飞。联邦调查局胡克博士办事的效率实在惊人,电话打完没有多久,上空即传来直升机的螺旋桨声。其实,刚刚飘霏山谷的爆炸声,早引来当地居民向警方报案,而且爆炸声太剧烈而引起州政府的注意,这架直升机早就准备好要来这里看看发生了什么事。不过在直升机出发的时候,联邦调查局的驻地探员在胡克博士的通知下,出面征用了这架直升机。并且依照胡克博士的指示来到这块平台,将程飞和洁思的父母亲一起接回华府。程飞一坐上直升机,即使他有超强体能,也累得睡着了。

原标题:《陈情令》手游怎么预约

很多步入婚姻的夫妻,尤其有了小孩之后的夫妻,重心几乎都放在孩子身上,造成两人之间的鸡情与热情瞬间减退不少,甚至出现了第三者。让男人对你死心塌地的三个方法!不妨一试。

,,最新电子棋牌真人平台
  • 上一篇:圆脸的霞姐姐闻听一乐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